陕西科技传媒网主页 > 科技综合 > 热点关注 > 正文

丝路使者“鎏金铜蚕”

来源:陕西科技报 | 日期:2018-05-15


        文/陕西科技报记者  周励  图/ 行向辉
 
        近年来,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陕西,正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发展的大格局,省内许多城市的经济发展都取得了显著成效,安康市就是其中之一。自古以来,安康就与古丝绸之路有着密切联系。
        5月13日上午,作为第三届丝博会上的重要活动之一,由陕西省政府主办,省发改委、省文物局和安康市政府联合承办的“丝路之源·幸福安康”2018鎏金铜蚕与开放发展论坛在陕西大会堂举行。论坛邀请政、商、学、研等领域著名人士及相关专家学者,围绕国宝“鎏金铜蚕”的历史与文化价值、特色产业发展与乡村振兴,以及“一带一路”与枢纽经济等话题展开深入探讨。


  国家外经贸部原副部长、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席龙永图

         千年“鎏金铜蚕”见证丝绸之路

         2100多年前,汉代的国际大使张骞从古长安出发,开辟了一条横贯欧亚、绵延万里的古丝绸之路。千百年来,这条连通中国与亚欧各国的贸易之路、对话之路、和平之路,促进了沿途各国的文化交流与友好往来,带动了亚欧贸易的繁荣与经济的发展。
        1984年冬季的一天,安康石泉县农民谭福全在河水中淘金时,发现一条金光灿灿的“蚕”。这条蚕通长5.6厘米,胸围1.9厘米,胸高1.8厘米。首尾9个腹节,昂首吐丝或眠状,体态逼真。
        1985年秋季的一天,谭福全来到西安,把这个金亮亮的“蚕”捐献给了陕西省博物馆,现在的陕西历史博物馆。经专家鉴定为汉代“鎏金铜蚕”,国家一级文物。

         著名经济学家姚景源

        2017年5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中,提到了这只见证古丝绸之路历史的“鎏金铜蚕”。这让“鎏金铜蚕”一下子成为了世界“网红”,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到其发现地,一个大秦岭里的贫困县石泉。从而,也激活了石泉县的蚕桑产业、蚕桑文化和旅游业。
       2018鎏金铜蚕与开放发展论坛上,陕西历史博物馆党委书记、馆长强跃,解读了“鎏金铜蚕”的前世今生。他以“凿空西域 丝路辉煌”主题,概括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丝绸之路的意义;以“淘金见宝 出世传奇”主题,讲述“鎏金铜蚕”的发现经过,及其和丝绸之路的联系;以“明星文物 文化大使”分析这件国宝级文物的巨大意义。
  
           著名学者肖云儒

         “鎏金铜蚕”应成为全民族的记忆

         论坛上,专家建议将“鎏金铜蚕”进入课本,成为全民族的历史记忆。
         国家外经贸部原副部长、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席龙永图,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作了主旨发言。著名文化学者、陕西省文联副主席肖云儒,国家发改委社会司司长欧晓理做主题发言。
        论坛中的“尖峰对话”环节,肖云儒、阿忆、陈安华、梁子、李启良五位著名文化学者,围绕特色产业发展与乡村振兴、“一带一路”与枢纽经济、走向世界的城市名片三个主题展开;徐欣、严晗、陶景洲、冯宗宪、匡洪广五位经济学家,就“经济与合作”话题,针对安康未来发展,提出具体建议。
        龙永图表示,借助“鎏金铜蚕”契机举行这样一个发展和开放的论坛,体现了安康抓住融入“一带一路”伟大倡议的切入点。他说,“一个地区不管多么遥远,都应该有一个名片,我觉得安康找到了自己融入‘一带一路’的名片。”
        安康如何融合到“一带一路”这个大建设当中去?龙永图给出了两条建议,一是思想上的大开放,二是要有拿得出、看得见、摸得着的具体措施。 
        35年前,肖云儒就开始了丝路文化的研究,而且亲身在丝路上行走了4万多公里,对丝路有着深厚感情和深刻理解。如何深化“鎏金铜蚕”的价值?肖云儒说,在某种程度上,“鎏金铜蚕”已经潜在被认可是丝路各项活动的logo,我们应该把这看作大事,运作好,申报好,打造好。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电系副主任阿忆建议,“鎏金铜蚕”应进入课本,这样才可以成为全民族的记忆。如果进课本有困难,还可以做成手机游戏、拍成影视剧,也可以拍城市宣传片,让外地人都知道安康的旅游资源。
 

                                    发改委社会司司长欧晓理

        安康将“鎏金铜蚕”定为城市新名片

        经过论证,安康已将“鎏金铜蚕”确定为城市新名片。陕西省副省长魏增军在致辞中说,“鎏金铜蚕”是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见证,也是接续丝路情缘的使者。

         陕西省副省长魏增军
         今天的安康,被誉为秦巴明珠,已经迈上了新时代开放发展的新起点。展望未来,安康抓住契机,挖掘“鎏金铜蚕”历史文化价值,以更加自信的姿态融入“一带一路”发展大局,积极推动全省同内陆省份向开放前沿转变,聚焦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找准安康在全国全省开放发展大格局中的时代定位,焕发“追赶超越”更加强劲的动力,助推安康在加快建设西北生态强市的奋进之路上,迈出铿锵有力的坚实步伐。
        记者了解到,今年端午节期间,安康将打造以蚕乡国宝为主题的原创节目,更加张扬地宣传安康的新名片——鎏金铜蚕。

链接
                                            国宝“鎏金铜蚕”档案

 
         鎏金铜蚕,1984年出土于陕西石泉县,铜鎏金,汉代。全身首尾共计九个腹节,胸脚、腹脚、尾脚均完整,体态为仰头或吐丝状,制作精致,造型逼真。
  据《石泉县志》记载,此地古代养蚕业就很兴盛。由于当时养蚕之风盛行,加之鎏金工艺的发展,因而,有条件以鎏金蚕作纪念品或殉葬品。汉代的养蚕缫丝业达到高峰。大的作坊,均为官府经营,织工多达数千人,丝织品颜色鲜艳,花纹多样,做工极为精致。西汉丝织品不仅畅销国内,而且能途径西亚行销中亚和欧洲,中国通往西域的商路以“丝绸之路”驰名于世界。
  鎏金铜蚕是怎么发现的?1984年,陕西石泉县谭家湾农民谭福全,在河水中淘金时,淘到一条金光灿灿的蚕,周围伴有五铢钱若干。这只蚕通长5.6厘米,胸围1.9厘米,胸高1.8厘米,首尾9个腹节,昂首吐丝或眠状,体态逼真。经专家鉴定为汉代鎏金铜蚕,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在中国历史典籍中,很早就有关于金蚕的记载,比如晋代陆翽的《邺中记》就曾提到,永嘉末年,在春秋霸主齐桓公墓中所发现“金蚕数十箔,珠襦、玉匣……不可胜数”,南朝梁任昉的《述异记》中也记载吴王阖闾夫人墓中发现“金蚕玉燕千余双”;北宋李昉编纂的《太平御览》中也提到秦始皇陵里“以明珠为日月,鱼膏为脂烛,金银为凫雁,金蚕三十箱”……而这些史传笔记中所提到的“金蚕”究竟长什么样子,一直到这只汉代鎏金铜蚕的出土,才算有了实物佐证。
  鎏金铜蚕的出土,将陕西石泉县这一养蚕圣地的历史推前到汉代。据《石泉县志》记载,此地古代养蚕业就很兴盛,汉代的养蚕缫丝业达到高峰。大的作坊,均为官府经营,织工多达数千人,丝织品颜色鲜艳,花纹多样,做工极为精致。西汉丝织品不仅畅销国内,还途经西亚行销中亚和欧洲。
  以蚕入葬的传统,最早于甲骨文中就有记载,“蚕示三牛”、“蚕示三宰”的占卜记录,以及商周遗址屡屡发现的精工细琢的玉蚕,证明了商周时期对蚕神祭祀礼仪已经是相当隆重了。汉代开始出现金蚕是以一种新出现的金属材料延续着古老的信仰罢了。孟子曾言:“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荀子专门著有《蚕赋》,盛赞其“屡化如神,功被天下,为万世文。礼乐以成,贵贱以分,养老长幼,待之而后存”。不难看出,蚕在中国的传统中被赋予了孕育、财富等美好意蕴。无论是石蚕、玉蚕、陶蚕、金蚕,都是蚕神不同的物化形态,万变不离其宗的是中国人对蚕之神力生生不息的崇拜。(综合)
作者:周励 | 责任编辑 | 丹若
水煮科技
专题策划
陕西科技传媒网 版权所有
陕西科技传媒网